微型华小也有春天(3)‧友族挺身救华小‧护校农夫奔走创奇蹟

微型华小也有春天(3)‧友族挺身救华小‧护校农夫奔走创奇蹟所谓的华小,指的是以华语作为教学媒介语、专为教育华裔下一代而设的华文小学。你可曾听过,一间华小里所有的学生都是非华裔?森美兰西廖峇都依淡华小就是。与一般华小不一样的是,她只有5名学生,5名学生全都是非华裔,是典型濒临关闭的微型华小。然而,在“护校农夫”的奔走抢救下,在友族同胞的仗义施援下,峇小不但奇蹟般的生存了下来,而且在《》的穿针引线下,争取多年的迁校计划也终于获得批准。这间浴火重生的学校,让我们见到了微型华小希望的曙光。一间学校,如果没有学生,就失去她教育下一代的存在意义;一间华小,如果没有华裔孩子,也一样丧失她传承母语教育的价值,偏偏,森美兰西廖峇都依淡华小就是这样一间学校!但她却奇蹟般的生存下来了,而且在不久的将来即能迁到新址,摆脱噩运,展翅重生。只因为,她背后有一双永不妥协的舵手,而这双在逆境棘途中创造奇蹟的舵手是──峇小家教协会主席李继石。对他而言,峇小自30年代成立以来,一直跟着西廖园丘的华裔居民唇齿相依,那份浓似血的感情,实在难以割捨。“这里是早期华人下南洋割胶最早落脚的橡胶园坵之一,为了教育下一代而有了峇都依淡华小,这里培育了多少华人子弟啊!可是随着90年代棕油树取代橡胶树,华人都搬迁到别的地方,换成印度人搬了进来,峇小的学生越来越少,反而淡小的学生越来越多了。”李继石在1995年接任家教协会主席,当时峇小的学生已由全盛时期的百多位学生减至10几位。之后的几年,新生人数更少,到近几年,几乎没有人愿意将孩子送进峇小。没有学生,学校就等着关门,李继石眼见峇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心一急,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展开了抢救学校的运动。学校偏远无人愿读“我在90年代发动了’峇小校友回校日’宴会,希望校友可以把孩子送进峇小,但是取回的效果却是零。还记得那一晚,席开30,人数有三四百之多,但很多校友都定居外地,一些校友虽住在西廖附近,却都不想把孩子送进偏僻的峇小求学。”讲起那段惨淡岁月,李继石仍不胜唏嘘。没有新生来源,李继石只得另想他法。早几年,他甚至带着峇小师生在幼稚园附近派传单,期望会有家长愿意让孩子在峇小就读。但是,家长嫌峇小偏远,又没有交通接送孩子到郊外上下课,李继石明白这就是现实问题,不怪家长,只能叹现实逼人。李继石说,他和峇小校方也试过向附近的华小求助,请他们“让”一些学生到峇小求学,虽然学校允许,但是学生家长却不同意。在没有办法下,他只得转向友族。“幸好我找到一位印裔朋友,他向来热爱中华文化,二话不说即将自己的双胞胎女儿送进峇小。之后,又有2名友族家长觉得峇小倒闭很可以,也毅然让孩子到峇小就读,峇小总算有了学生。”新生一进来,就等于延长了峇小6年的生命,李继石希望在这6年时间里成功争取迁校。他相信,峇小一定能够迁校成功,浴火重生。《》牵助迁校李继石不畏艰难,极力抢救峇小的英勇行为,使他赢得2005年第2届“光明勇士将”季军得主,被誉为“护校农夫”。在他的奔走抢救下,今天峇小终于奇蹟般的生存了下来,而争取多年的迁校计划也获得教育部的批准,并已圈定迁到波德申县瓜拉芦骨民众会堂旁一块靠海的5英亩沼泽地段,对峇小而言是一个等待多时的喜讯。为了新校地,峇小将于1月间发动迁校筹款活动,在新校地瓜拉芦骨民众会堂旁进行筹款宴会,首阶段的筹款目标是40万令吉,作为购买新校地费用。“现在的峇小仅靠5名学生来延长寿命,不过5名学生都不是华裔子弟。”听他这幺说,虽教人心酸,但如果不是这样,峇小还能延续到今天吗?这10年间,李继石曾风雨无阻的免费接载学生上下课,至今依然不变。“幸亏有《》的光明勇士奖,我才得以亲手将峇小迁校的申请信交到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斯里黄家定手中。”李继石说,《》是幕后的功劳者之一。剩5名非华裔生回顾历史,峇小是在30至40年代建立,当时许多华裔从中国飘洋过海到大马,落脚在郊区,而西廖园丘是橡胶园,许多华人靠割胶为生,为了孩子的前途,英国政府也顺应民情在园丘开办峇小。峇小在60至70年的全盛时期,学生人数高达百多位。90年代后,西廖园坵起了变化,橡胶园改种油棕后,大部分华人走出园丘,涌入城市谋生,导致华裔生人数每况愈下,现在只剩5名非华裔生,他们来自3个家庭,有2名印裔学生、2名华裔印混血儿及1名马来学生,其中4人就读二年级,1人三年级,目前複级上课。最令人难过的是,峇小在去年11月举行的颁奖礼中,创下两项记录,即:没有家长出席,也没有毕业生。甫于去年9月16日接任校长的刘秀蓉说,现在峇小有2位女教师,随着教育部规定明年废除複级班,预料教师人数会增加。虽然学生不多,但在近几年,校绩不俗,最漂亮的成绩是去年成为森州一所拿下小六检定考试达到100%及格率的学校,而且也有不少学生拿下6A及7A佳绩,所以这几年任职的校长往往都开心的咧嘴而笑上台颁奖。双胞胎女儿‧圆父母心愿现年32岁的华印混血儿布斯巴是峇小校友,她的印裔丈夫西华(41岁)童年时和李继石是邻居。当她和丈夫知道峇小濒临关闭后,决定让他们的一对双胞胎女儿进入峇小唸书,一来让孩子学习中文,二来能让峇小有学生来源而不会关闭。西华说,其实他自小有个心愿,就是就读华校,学习华裔的文化精髓,奈何情况不允许,这个读不成华小的遗憾一直在他心里挥之不去。直到一对双胞胎女儿进入峇小求学后,这总算圆了他当年无法在华小求学的心愿。“孩子进入华小,可以学到中华文化,也可以学习更多语言,现在他看见孩子懂得用算盘心算,从孩子身上学到简单的华语字,例如‘可以吗?’、‘吃饭’及‘喝水’等。”问西华如果峇小搬迁到瓜拉芦骨,他的双胞胎孩子又如何?他说,若峇小搬迁,基于路途略远,他可能会替孩子转到附近华小。森美兰西廖峇都依淡华小成立年份:三、四十年代学生人数:5名面对困境:园坵内华裔人口外移,无法招到学生,只能靠友族同胞残喘求存。希望曙光:眼见招不到一名学生,峇小濒临关闭的关头,峇小家教协会主席李继石奋力抢救,虽然遭到校友不支持、附近家长冷淡拒绝、派送传单失败等重重难关,但在3名友族朋友的鼎力支持下,峇小终于再补充了6年的寿命,且获得政府批准迁校他处。/副刊‧报导:李彩婷‧2008.01.09

相关推荐